新浪体育nba比分直播 - 带朋友去菲律宾旅行,却只被当成免费导游,宝宝心里苦

-“过去时”第三季-2012年10月5日早晨,我们即将离开长滩岛,这个注定会在我的菲律宾之行画上浓墨重彩的一笔的地方。“坐船?我们是去卡提克兰机场,不是卡里波,你没搞错吧?”眼看已经11点了,飞机起飞前半小时停止值机,我们只剩下半小时时间。卡提克兰的候机厅真小,仅有两个寒酸的小小的登机口。卡提克兰是小机场,无法起降大型飞机,我们乘坐的是螺旋桨小飞机。宿务是菲律宾第二大城市,并非我们菲律宾之行的重点

新浪体育nba比分直播 - 带朋友去菲律宾旅行,却只被当成免费导游,宝宝心里苦

新浪体育nba比分直播,【导语】风景眼前过,故事心中留。欢迎关注80后旅行作家刘小顺(liu小顺),“跟着小顺去旅行”将持续为你提供最独特的旅行故事!

-“过去时”第三季-

【19、带朋友去菲律宾旅行,却只被当成免费导游,宝宝心里苦】

(本文写于2012年,其中描述的菲律宾状况与当下无关,谢谢)

2012年10月5日早晨,我们即将离开长滩岛,这个注定会在我的菲律宾之行画上浓墨重彩的一笔的地方。

为了避免再坐两个小时车回卡里波机场,我特意将离开的机票订在卡提克兰(caticalan)机场,据说近得多,我没查具体地点,以为在长滩岛上,就没急着催大家。

12点的飞机,我9点钟才把大家叫起来,给一个小时让露露梳洗打扮还不够,她仍超支半小时,最后10点半才慢悠悠地从旅馆出发。

一路上,大家有说有笑,期待着下面的目的地——宿务和薄荷岛。三轮车开到码头停下,叫我们去坐船。

(我和菲律宾朋友查德)

(我和菲律宾朋友厄尔以及他的朋友们)

“坐船?我们是去卡提克兰机场,不是卡里波,你没搞错吧?”我急了,对三轮车夫说。

“是,是,卡提克兰,坐船,坐船。”车夫的英语不太好,句子说不完整。

“卡提克兰不是在长滩岛上吗?为什么还要坐船?”我手舞足蹈地对他喊。

“坐船,坐船……”车夫像复读机一样反复说这一句,我没办法从他那里得到更多信息,付了车钱就直奔码头售票处。然后我得到一个不幸的消息,原来卡提克兰并不在长滩岛上,我们得坐船出去,再坐一辆三轮车去机场。

“有那么远吗?”眼看已经11点了,飞机起飞前半小时停止值机,我们只剩下半小时时间。按照售票处的说法,又是坐船又是坐三轮车,万一中途衔接出点什么问题,很可能就赶不上了,我问,“卡提克兰机场是不是在长滩岛上?”

“是的。”售票员点头。

“那为什么还要坐船?”我越来越着急,“到底在什么地方?”

“那里。”售票员顺手一指。

“可以走过去吗?”我以为他指的是长滩岛某个角落,可以坐船直接到,也可以从陆路绕行。实在不行,我们就走过去,那样自己好掌握时间。

“不可以。”售票员摇头。

“为什么不可以?你不说就在长滩岛上吗?为什么还要坐船?”

面对我机关枪般的问题,售票员耸耸肩,懒得多回答我几句。

“怎么办?要不要买船票?”眼看时间越来越少,我心急如焚地问其他三个人。

“……”一阵沉默,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。

我拿手机出来查,海边信号不好,查半天没查出内容。我心想,不能再拖了,得尽快做出决定!

正当我左右为难、纠结烦闷之时,突然听到小海军和露露的窃窃私语:“哎,这里有wi-fi吗?”“你能上微博吗?”“我的怎么上不了?”“你用的是哪个wi-fi啊?”再抬头一看,大饭饭也举着相机对着海滩若无其事地在拍照,我的无名火噌地一下子冒上来。

我强忍怒气,默默买了船票跑去赶船,当然,其他人不会察觉到什么,以为我经过深思熟虑终于做出了坐船的决定,打打闹闹地就跟我去坐船了。

而祸不单行,由于昨天海上风浪太大,发生翻船事故,四名台湾游客遇难,以致今天渡船管理加倍严格,所有乘客都要依次登记姓名、国籍等信息,还要确定所有乘客都穿好救生衣才能开船。

我越来越焦虑,和另外三个优哉游哉的同伴形成鲜明对比,船到11点一刻才出发,我差不多绝望了,开始默默盘算万一赶不上飞机,下一步该怎么办?可越想越头疼,最后干脆算了,如果赶不上飞机,老子也不想管了!看你们怎么办!

谢天谢地,我们在11点29分惊险地赶到机场,在机场人员准备关闭值机柜台的前一秒钟,我们递上护照,就像好莱坞烂俗电影里的狗血桥段。

“你们迟到了,知不知道?”工作人员批评道。

“我知道。”总算赶上了飞机,我的火气自然消了一大半。

“你没事吧?”坐在候机厅时,露露问我。

卡提克兰的候机厅真小,仅有两个寒酸的小小的登机口。

“没事。”我心想,你问得也太晚了点。

卡提克兰是小机场,无法起降大型飞机,我们乘坐的是螺旋桨小飞机。这是我们第一次见到螺旋桨小飞机,大家新奇地绕着螺旋桨拍来拍去,直到空姐在扶梯处催我们,我们才不慌不忙地爬上去。

螺旋桨小飞机除了内部空间比较小,遇到气流时颠簸幅度比较大,空姐直接坐在前排拿着电话听筒进行广播之外,倒也没什么其他特别之处。

一个多小时后,我们降落在阳光明媚的宿务机场,终于又看见阳光了。

宿务是菲律宾第二大城市,并非我们菲律宾之行的重点。我计划从机场直接前往码头,坐船到薄荷岛过夜。

“怎么去码头?”大饭饭问我。

“我怎么知道?”虽然露露暂时抚平了我的不满情绪,但治标不治本啊,何况我对另外两个男生的态度可不会像对露露那样宽容。

大饭饭意识到我不对劲,没再多说,自己跑去问工作人员了,而小海军依然吊儿郎当地端着手机找wi-fi,一副事不关己的讨厌模样,我皱了皱眉头。

“你干嘛那样对大饭饭说话?”露露扯扯我的袖子,小声说。

“我该怎么说?”我反问。

“你脾气好点嘛!”

“我脾气还不好?真把我当导游呢!”我瞥了一眼小海军,我确定他听到了我的话,可他还是一点反应都没有。

看见大饭饭很努力地询问了半天都没有结果,我就拉一个经过的工作人员进行了咨询。我是刀子嘴豆腐心,不是真的需要别人来解决什么问题,只是不想让他们以为我做这些事情都是理所应当的,他们也应该上点心才行,这样我已经知足了。

“你也得上点心!”经过权衡,我们决定打车去码头。上的士前,我故意将身上的钱交给露露,“等下你付车钱。”

“哼!我付就我付!”露露接过钱,噘嘴说道。

没多久,到达码头,无良的出租车司机把我们扔在一家旅行社门口,叫我们参团,我们不愿意,又跑了好远去售票大厅买船票,结果最近一班船刚刚开走,只能再等两个小时坐下午4点的船。

大饭饭和小海军去买午饭,我和露露坐在码头等船。

“你今天怎么了?怪怪的。”露露将手中交完出租车费后剩下的零钱还给我,问道。

“没怎么,就是对你们有点意见!”我掂了掂零钱,实话实说。

“我们还对你有意见呢!”露露噘嘴。

“你们能对我有什么意见?你们跟我出来玩,不能什么都不操心吧?”反正把话说开了嘛!

“我们怎么不操心了?”露露反问。

“行!”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,我转过身,面向露露,“那我们来玩个游戏,你把我们现在已经去过的菲律宾的地名从头到尾背一遍,背错的话……就吃硬币!怎么样?这个要求不过分吧?你去过什么地方,至少地名应该记得住吧?”

“哎呀,我头好痛……”

“别装了!来,背!”

事实证明,没有一个地名背得准确,要么是记得中文名记不得英文名,要么是干脆忘了去过哪个地方,我恨不得把手上所有硬币都塞进露露嘴里。

“你回国后,如果亲朋好友问你,露露,在菲律宾都去过什么地方啊?你怎么办?”

“啊?”露露苦笑,“那我就什么都不说,一直吃硬币。”

“我看也只有这样了!”

等大饭饭和小海军回来,我跟他们玩了同样的游戏,结果同样惨不忍睹。

“好了。”我打算放弃,“最后一个题目,如果再答不对,你们就集体去跳海!”

“说。”他们异口同声,显得信心十足。

“菲律宾的英文怎么拼?”

竟然还是没有一个人答对。

我真后悔没把他们全扔进海里去喂鲨鱼!

【更多精彩旅行故事】

关注"liu小顺"微信公众号:lxslvxing(←长按复制)并回复关键词【目录】即可获取全部文章目录。

liu小顺(微信公众号:lxslvxing)

人生不需要太顺,小顺就好。